相關連結

 

 

 

癌症一家的吶喊:我們不知住在手機發射站下 (經濟日報 26/2/2017)

2017/02/27 0 Comment(s) 電磁波新聞,

癌症可怕,5年間一屋3人全患癌更可怕。家住上水太平邨平易樓頂樓的廖氏一家,妹妹和父親先後患惡性腦膠質瘤及食道癌離逝;媽媽亦患肺癌及出現腦癌先兆;而同大廈另有居民也大約同期患腦癌去世,廖氏才發現屋頂天台被安裝了21支手機發射站,但作為業主一直不知情。

39歲的廖先生是一位牧師,與父母、胞妹自1989年起住在上水天平邨平易樓近頂層單位,並在2002年以租者置其屋計劃購入單位,他2004年搬出。

2012年,當年妹妹僅30歲,有一天上班期間突然暈倒送院,經檢查確診患上罕見的惡性腦膠質瘤,翌年死亡。

廖家痛失女兒,父親亦在2015年確診末期食道癌,同年病逝。

去年6月,廖媽媽確診患初期肺癌,腦中也有活躍細胞,不排除是腦癌先兆。廖先生坦言︰

不少親人都說是風水有問題,但我是牧師,不可能信這些;直至鉛水風波,我開始思考,家人在短時間內接連患癌會否與居住環境有關?

廖先生從朋友口中得悉,本港近年增建不少手機發射站,而基站對健康或有潛在影響,這時他才留意到,平易樓天台裝有約21支基站,連同邨內其他樓宇的另外4支,全邨約有25支,而緊貼其家人單位的天台,有12支。他說:平日出入很難望到,亦不會特別抬頭去看。

 

廖家住在平易樓頂層單位,貼其屋頂有12支手機發射站。(陳靜儀攝)

廖家住在平易樓頂層單位,貼其屋頂有12支手機發射站。(陳靜儀攝)

 

廖先生其後更得悉同住平易樓中高層單位的中學同學,與其妹妹一樣患惡性腦膠質瘤,於2014年去世,時間上很接近,令他更相信家人患癌與基站有關。

廖先生曾將接受手術後的媽媽接到自己租住單位照顧和休養,並擬向房委會申請搬遷,但因樓契已過5年轉讓限期,亦不能將單位回售及轉回公屋租戶身份。

廖媽媽亦因想念與女兒,最終搬回平易樓,但為減少受手機電磁波影響,不時都到圖書館流連。廖先生說:知有問題,她都不敢經常留屋企,除了煮飯、睡覺,多去圖書館或返教會。

面對基站輻射致癌恐慌,廖先生幾乎是求助無門,通訊辦上門測試稱無超標安全,房署稱出租天台建基站是業主立案法團與營辦商的事。

原來每支基站每月有3000元收入,太平邨每年因此有90萬元收入幫補屋邨開支,業主立案法團對廖家遭遇表同情,但考慮到管理費加價壓力,最終只拆2支。

廖先生坦言:明白香港寸金尺土,有手機發射基站不出奇,只是無想過會如此多集中在頭頂,所以希望可拆走約一半基站。

他又說,現時不是想追究父親及胞妹的賠償,只是為家人及街坊健康着想︰我的家人死的死、病的病,但同一幢樓不少是相識的街坊,若十年後才證實基站會影響健康,屆時已無法挽回

由於談判作用不大,他正計劃聯絡其他受影響住戶召開居民大會,議決不再就基站續約,並正考慮申請法援,循土地審裁署興訟。

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尹兆堅表示, 今次個案有人疑受基站影響而患癌離世,情況嚴重,若廖先生求助, 他會協助, 包括安排專家及學者跟進。

尹認為無超標不等於無問題,他引述專家指出,即使基站發射位置不是對正住戶,亦會有游走的能量,24小時都有機會對健康構成影響,而且輻射可累積影響人體。他呼籲全港受同一問題困擾的市民致電96969654聯絡民主黨,希望可聯合受影響人士成立大聯盟,要求政府就檢測及基站數量訂立標準及指引。

 

Lin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