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關連結

 

 

 

Wi-Fi難民!對電磁波嚴重過敏 無處可逃 (TVBS 23/8/2017)

2017/10/09 0 Comment(s)

現代人手機電腦不離手,大家無法想像沒有網路的日子,但世界上有一群人,他們對電磁波嚴重過敏,會出現各式各樣的症狀,有人是全身刺痛還有灼燒感,有人會頭痛和頭暈,還有人會聞到身體發出一股金屬味,在這個到處都是WI-FI的世界裡,他們簡直無處可逃,紐約一名婦女就在家裡,打造了一間防電磁波室,四壁都貼上了像錫箔紙的防護,過著與外界斷絕的生活。

這些無處可逃的WI-FI難民,後來在西維吉尼亞州的一個小鎮,找到了容身之處,當地因為架設了「電波太空望遠鏡」,因此嚴禁何電波干擾天文觀察,小鎮裡沒有基地台沒有網路,生活就像25年前,網路時代還沒來臨的時候,也吸引越來越多電磁波過敏患者進駐。

現代人手機或電腦整天不離手,大家絕對無法也不敢想像,沒有網路的日子,但世界上卻有一群人,對電磁波嚴重過敏,他們在到處都有WI-FI的世界裡,簡直是無處可逃。

電磁波過敏症患者哈爾德:「我的世界變得越來越小,直到有一天我發現,我住在一個盒子裡,(在盒子裡),我住在一個防護房間裡,我們建造的一個房間,你完全看不到裡面,看起來四周是都是錫箔紙,但其實不是,有三層細得像雞絲的電線包在裡面。」

哈爾德和先生與女兒住在紐約,過敏症剛發作時,她發現自己只要待在有WI-FI的環境裡,全身就會開始刺痛,如果靠近磁場很強的設備,甚至會有灼熱燒傷的感覺

電磁波過敏症患者哈爾德:「當我靠近髒電(電磁場的雜訊),我的皮膚就感到灼熱,就像是被火烤一樣,像著了火的感覺。」

哈爾德於是在家裡,建造了一個阻絕電磁波的小房間,過著完全與外界封閉的生活。

哈爾德女兒:「當耶誕節來臨時,我們就在『銀色』小房間裡一起過,看大家是怎麼看待這件事,也許會感覺很難過,我們已經盡力布置了,就是不希望媽媽一直忍受疼痛。」

與哈爾德同病相憐的人,其實還有很多很多,像是這位女建築師,她的過敏症狀又是另外一種,和哈爾德完全不同。

電磁波過敏症患者伍德:「我是晚上10點的時候發作,我身體好像遭到重擊,核心位置的器官像是胃部,好像突然都被堵住停止運作,然後有一股有毒的金屬味道,不只是在嘴巴裡而是遍布全身,當時我不知道怎麼回事,但這就是現在,我待在有WI-FI環境中的感覺。」

為了避免靠近磁場或是電磁波,過敏患者的家裡幾乎沒有電器,任何金屬能夠導電的東西,都要安裝接地線以消除電磁波。

有人乾脆回歸古早人的生活,燒柴生火煮飯只用手動工具,非不得以要講電話時,那可得大費周章一番。

電磁波過敏症患者哈爾德:「當我拿起電話線時,我的手就開始刺痛了,因為有電磁波的關係,所以我就拿一隻塑膠筆夾著,這是中空的管子沒有電磁波,這裡是麥克風,我拿近像這樣子講話。」

這些過敏患者,在西維吉尼亞州一個叫「綠岸」的小鎮,找到了一個容身之處,1958年美國政府在這裡架設了一座"電波太空望遠鏡",用來接收宇宙天體所發出的無線電,因此小鎮嚴格禁止任何的電波干擾。

小鎮裡沒有基地台沒有網路,生活就像25年前,網路時代還沒來臨的時候。

綠岸居民:「我第一次到這裡旅行時,過了一座山之後,就發現電話完全沒訊號,我想沒關係等下就會恢復了,但是卻一直沒有恢復,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,我真的嚇了一跳,真的嗎有這樣的地方。」

電磁波過敏患者必須離群索居,簡直就是一群Wi-Fi難民,只是他們恐怕再也回不到都市裡了,現代化的生活對他們來說,意味著是更多的不便和麻煩。

電磁波過敏症患者哈爾德:「我走進屋子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把冰箱關掉,我把食物包放在冰凍庫裡,還有一加侖的水它會結凍,我把所有的東西都放進去了,把它當冰桶用,冷藏室其實是空的,只有出門很久的時候,我才會打開冰箱電源,天啊冰箱馬達有強大的磁場,是我完全沒辦法忍受的。」

電磁波對人類的影響,至今還沒有確切定論,主流的醫學界也還不承認有所謂的電磁波過敏症,網路科技無法回頭了,對這群深受其害的人來說,躲避或是學習共處,是目前唯一的解答。

Link